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现在位置:首页 > 新闻速递 > 工作动态 > 基层法院
 
 

执行·修行

 
2018-11-06 11:12  来源: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  作者:徐海燕  阅读: 次  打印

晴朗的周末午后,我从南通附属医院门前走过,准备到南通书城去看书。突然听到有一个徐州口音的男子在喊我“徐法官,你好!”我一愣,抬头见一个黑瘦的卖苹果的老汉憨厚地看着我,“我是袁福文呀,徐法官,你不记得我了?大前年你帮我执行了赔偿款,我在你们法院领款的呢”。我脑子里电光火石般地运转,想起三年前的一件人身损害赔偿案,最后一次领款时,是他本人过来的,确实见过一面。“感谢徐法官帮我执行到了赔偿款,我在老家休息了几年,现在身体好了。今年老家苹果大丰收,就寻思着出来卖卖,也贴补点家用。”接着,他塞了两个大苹果给我,“徐法官,你尝尝我家的苹果可脆可甜了。”我连忙表示感谢,并要给他钱。他坚持不肯收。告别后,一路去书城的路上,握着这两个红彤彤的苹果,我心情格外愉快,一种成就感弥漫在心间。

一路上,袁老汉与大达绳网厂人身损害赔偿案件执行过程中的种种艰辛,像电影镜头一样从我脑中闪过,三年多了,现在依然还是那么清晰。

袁老汉是徐州市邳州陈楼镇人。农闲时跟着乡里的建筑老板冯亮在外面做瓦木工。2013年7月,冯亮承接了南通市大达绳网厂的车间屋顶防漏整修工程,因没有采取任何防范措施,第二天袁福文工作时从房顶上摔下受伤,被送到医院救治,诊断为颅骨骨折、胸椎多处骨折、肺挫伤、胸腔积液,住院四个多月,冯亮在支付医药费53000元后就消失不出现了。出院后,袁福文躺在出租屋内,面对着后期11万余元的医药费和巨额的康复、护理费一筹莫展,突如其来的灾祸瞬间击垮了这个贫寒的农家。袁福文的儿子聘请律师将冯亮和大达绳网厂诉至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诉讼过程中,司法鉴定所对袁福文的伤情进行了鉴定,为八级伤残。2014年8月,法院判决雇主冯亮除已支付的53000元外,还要赔偿袁福文12万元;大达绳网厂将屋面维修工程发包给没有资质的个人冯亮,也未审查冯亮是否具备相应的安全防护设备和生产技术,对承揽人的选任存在过程,应当承担赔偿款102303元。

包工头冯亮早已逃之夭夭,想拿到他的赔偿款已不太可能。2014年12月袁福文向法院申请执行,要求大达绳网厂给付赔偿款102303元。

承接此案后,我发现被执行人大达绳网厂原来是天生港码头生产渔网的集体企业,1998年改制时由原来法定代表人郭建平买下,早已歇业,名下没有任何账户。我前往大达绳网厂调查,发现厂里杂草丛生,唯一的财产厂房都是五六十年代建造的简易厂房,破败不堪,找到老板郭建平,这个50多岁的女老板哭着说,厂里已经有五六年不生产了,但还要帮几十名工人缴纳养老保险金,目前还欠十几万元的养老保险金。本来想借点钱将漏雨的厂房修好了出租,租金用来缴纳养老保险金的,没想到才开工就出了人摔伤的事故,事故发生后厂里已垫付给申请人1万元,目前确实拿不出一分钱了。

真是苦瓜结在了苦藤上,我心中暗暗感慨。在厂里走了一圈,我发现虽然厂区破落,但仍有一两处厂房在生产,便带着书记员前往调查,在满是油污的机械厂内找到老板纪延。纪延40岁左右,是生产强化地板的,本地人。面对法官的询问,他仅承认拖欠大达绳网厂2014年的租金3万元。老板郭建平当场指出纪延还拖欠2012、2013年的房租26500元,多次追索他都不给。当着法官的面,纪延不敢再耍赖,承认欠到期房租为56500元,但提出目前厂里效益不好,好几笔货款未收回,要求分期给付。我当即向他送达了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他三个月内付清到期房租。之后我又到另外一家加工厂,找到老板王东,调取了他与大达绳网厂的租赁合同,要求提取到期房租14000元,并向其发出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做了半天思想工作,王东终于在送达回证上签字。而租赁厂门口门市部的李开夫妻却不愿意配合,面对法官的调查,两夫妻承认拖欠大达绳网厂租金25000元,但目前经济困难,拿不出钱来,不愿意在送达回证上签字。我毫不气馁,向夫妻二人宣传法律,释明拒不协助的法律后果,并同意宽限他们两个月履行,他们方才签了字。经过一天的努力,虽然口干舌燥,双腿发软,但此毫无希望的案件,在黑暗中看到了曙光,让我倍感欣慰。

但两个月到期后,所有承租人都推诿称没钱,无法履行。我遂依法裁定追加纪延、王东、李开为本案共同被执行人,并查询了他们的账户,分别提取、扣划了王东、李开账户存款14000元、25000元。而纪延名下却无任何存款,我遂查封他名下一辆越野车和厂里的所有的生产设备,并通知其到法院谈话,准备对其采取拘留措施。纪延看法院来了真格的,知道再也拖不下去了,称目前厂里效益不好,妻子又换了骨癌,只能变卖设备筹集房租,要求再给其一两个月的期限。我同意了,但指出其厂里所有设备均是本案查封,其可自行联系买家,但所有设备变卖款必须缴至法院账户,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纪延只得在执行笔录上签了字,并出具了保证书。两个月后,他多方联系,找了两个买家,终于将设备卖出,并将变卖款56500元交至法院账户。

至此,通过五个多月的艰难执行,这个矛盾重重、牵涉出多方当事人的案件终于执行完毕。2015年5月,我通知申请执行人来领款,康复了一年多的袁福文在儿子的搀扶下,坚持亲自来法院领款,并向法官深深地鞠躬表示感谢。           

作为一名执行法官,每年都会办理数百件案件,随着时光的流逝,案情和当事人或许都已经淡忘了,可对这些申请人来说却是一辈子会念叨,感恩于心的呀。我想,行善也许不需要车船劳顿前往名山大佛、香烟缭绕,执行法官披星戴月、含辛茹苦地帮助弱势群体执行到位就是最大的行善修行。

 
打印 关闭窗口
 
 
最新更新
本站热门点击
 
版权所有: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苏ICP备10215877 【总访问量: 在线人数:
技术支持:南通易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